行于险途,我的保险职涯 第三章 人前人后

小说:行于险途,我的保险职涯 作者:未知 更新时间:2022-01-13 01:18: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linda正在自己的工位上摔摔打打的泄愤,无论是她印象里的白云还是传说中的白云都是脾气特别大点火就着,她以为今天她会激怒她,从而给新同事们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没想到整个会议过程中白云没有任何情绪,全程只能用平静两个字形容。璐璐走过来告诉linda白云已经下班走了,问她教师节活动的事情怎么办?本来linda早就已经带着大家准备教师节活动的事情了。只是,她这次故意没有提及一个字,为了这个活动她也认真准备了许久,原本她是想借着这个活动给自己升职再加筹码的。现在,升职没了,她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把自己辛苦策划的活动拱手相让。她倒要看看白云有什么本事能够在20天内呈现出一场精彩的教师节活动。

  白云此刻正没形象的坐在peter的副驾驶上吃着巧克力,peter时不时的斜着眼一脸嫌弃的看着白云,没好气的说,已经是第三块了,再吃不用吃晚饭了。白云并没有停下继续撕着第四块的包装。“白云,你想胖死吗?”这个操着一口浓重川普的男人不耐烦的问到。白云:你又不是不知道,吃甜食可以减压。“不知道谁昨天还嚷嚷着要减肥”peter揶揄道。是啊,昨天她到江城,peter来接机本来安排了丰盛的接风宴,她死活不吃非要去逛江边,理由是她要减肥,而且信誓旦旦的说这个月都不准备吃晚饭了。今天,不仅约了peter晚饭,还在晚饭前猛吃巧克力。白云:哎,你这左转右转的是带我去吃什么啊?peter:我在等你说。白云:那就去昨天你说的那家吧,怎么样?peter:小姑娘,那家是需要提前预定的,昨天带你去你非不去,今天又要去,这些年你怎么一点儿没变?白云:你有办法的,我知道,嘿嘿。就要吃那家。这话一出口就换来一个大白眼。

  20分钟后两个人坐在“闲云野鹤”靠窗的位置上。窗外可以看见很美的江景。服务员递上的菜排被两个人放在一边,两个人开始指着周围桌子上别的食客点的菜,这个桌子上的这个,那个桌子上的那个……,点完之后两个人哈哈大笑。12年前他在她的城市工作时相识,每次他们出去吃饭,peter都会先在餐厅里转一圈回来再指着别人的桌子点菜,那时候白云总是觉得这样的peter很丢人。白云每次都会吐槽他,每次都说再也不跟你出来吃饭了,丢人。这两个人见面吵架、发邮件斗嘴、qq上聊个天都是唇枪舌战。即便这样,每次提起peter都一脸崇拜,名牌大学的硕士学位、外企的区域高管、博古通今、文笔极佳……这些溢美之词都是白云用来描述peter的,就连他那一口带有浓重乡音的普通话,她都觉得那么好听。那时的白云是刚大学毕业工作不到1年的职场小白,每天有着各种的不适应、不理解和看不惯。既努力上进又会因为遇上一些小事而消极厌倦,就是一个矛盾的不能再矛盾的矛盾体。每天被自己的情绪左右着。身边随遇而安的同学没法理解她,回去跟爸爸说,那个一直温和包容的爸爸一脸严肃的说:是我们把你保护的太好了,让你的世界里非黑即白,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绝对,你要学着接受灰色地带,不然你会非常痛苦。这个生长在大城市里小康家庭的孩子那时当然没法理解这些。慢慢的,她发现她所有的不开心、想不通peter都可以三两语,轻描淡写的就给她解决了。照此剧情发展,接下来就应该是表白、是恋爱了。然而,忽然有一天peter告诉她,他要调回江城工作了。也是直到那天白云才知道那个原来经常开解她的peter也有自己的烦恼,比如,他无法适应北方的又干又冷、比如,他所从事的行业北方市场很难做出成绩。比如,他对父母和亲人的思念……一周后peter回到了江城,起初两个人依旧email发打油诗互损,她在几个月后升职成了人事部负责人。在她工作上遇到问题的时候还是会习惯性的下班走出大厦就给peter打电话,啰里啰嗦的讲给peter,每次他回答的模式都是:从管理学上讲这件事应该怎样,从人之常情的角度上看这件事会怎样,你这样做结果会怎样,那样做结果会怎样。每次白云都会打断他耐心的分析,直接要答案。而他每次都会给同样的回答:你不可以依赖我……

  服务员陆续把他们的菜送了上来,每一样都那么精美。看白云吃的差不多了peter问她:要说说么?白云看向peter,恍惚间又回到了12年前,这家伙竟然还是那么精瘦,完全没有中年男人的油腻和大肚子,只是两鬓那几根白发那么刺眼,在提醒着她这个男人已经40岁了。忽然间,她好像没了倾诉的欲望,笑嘻嘻的对peter,10多年没见了,我也长进了,以前遇事就想找个人诉苦,就想找你要答案,在职场这个大熔炉里捶打这10多年,我觉得我最大的变化就是遇事想办法自己扛了,你说,我是不是进步了?说完还朝他眨了眨眼睛,一副我是不是很厉害的姿态。(番外:其实这个俏皮、率真的白云才是真实的白云。她一直保持着在朋友面前依然要做那个真实的白云。这也是她唯一能够留给自己的。工作多年吃的亏太多了,不得不给自己上个保护色。)peter见她不想说便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问到:吃饱了?那送你回去?白云说:我想自己走回去,散个步。peter无奈看着她:你做这个决定之前最好问问我,这里离你住的地方有多远,再问问你脚上的高跟鞋同不同意。白云朝他吐了下舌头说:那就拜托peter先生送我回去啦。

  公寓里,白云卸了妆、换上了舒服的家居服,头上还戴着一个有毛绒兔子的发箍。

  坐在书桌前正对着电脑在忙活着的白云看起来更像是个在宿舍里赶毕业论文的学生,一点儿都不像已经34岁了,更与白天那个白云大相径庭。这十余年最大的变化就是她习惯了什么事自己扛,所以,她打消了倾诉、吐槽的欲望,毕竟,路是自己选的,就只能独自上场……

  s..book452932328066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行于险途,我的保险职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