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玖瑶顾寒夜 第2013章 生猛是生猛了点,不过没关系

小说:苏玖瑶顾寒夜 作者:颜小五 更新时间:2021-09-29 09:0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程小羽拿着大石头,看向旁边的时沉渊,笑着说:“厉害吧。”

  时沉渊看着她愣了两秒,又看看那条不动弹的鱼,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点了点头:“不愧是你,程小羽。”

  程小羽琢磨着时总的表情和他这句话,看了看手里那块大石头,石头上还沾着鱼鳞。

  “时总,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残忍啦?”

  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应该对小生灵心生怜悯,能放生就放生,哪怕她心里觉得抓鱼来吃是人类最原始的生存技能,无可厚非。

  但在男朋友的面前,她好像至少应该表现得像个心地善良的小可爱,看到鱼死掉,她应该落泪嘤嘤嘤,而不是这么一副手刃仇人,心中快意的表情……

  正当程小羽懊恼的时候,时沉渊笑着捏了捏她的脸。

  “没有觉得你残忍,这鱼应该是从上游池塘里顺着排水管道跑出来的,本来就是养着吃的,而且过段时间到了旱季,溪水断流,你不抓它,它也会因为溪流干涸而死掉。”

  听闻此言,程小羽内疚减少。

  其实她也不是内疚,她就是怕时沉渊觉得她不像其他女孩那么温柔可爱,她应该连一块石头也拿不动,看见鱼死了也要落泪一番。

  “我怕你觉得我彪悍……”

  时沉渊笑道:“嗯,是挺彪悍的。”

  程小羽不由地缩了缩脖子,整个人都矮了一截,喏喏说道:“其实我对小动物也有爱心的,小时候也救过受伤的麻雀……”

  时沉渊揉了揉她头顶,说了一番极其令她宽慰的话。

  他说,有没有爱心,善良不善良,不能只看这一面。

  他遇到过很多看起来很善良的女孩,那姑娘温温柔柔的,连一只蚂蚁也不舍得踩死,但这不代表她真的温柔。

  因为他也亲眼见过那女孩对她家司机呼来喝去,就因为对方晚到了五分钟,就把人痛骂了一顿,当然,这也是她私下里的行为,只不过无意被时沉渊看到了。

  程小羽听完直皱眉头:“这不就是虚伪,表里不一吗?”

  时沉渊点点头,说他还认识一个女孩,那女孩在他面前,把掉在身上的蜘蛛都放生了。

  不残害无辜小动物当然是好的,但也是这个把蜘蛛放生了的女孩,夜里跟人飙车撞了一个下夜班的人,结果连施救都没有,开车就走了。

  程小羽再皱眉头:“时总,你认识的姑娘不少么!”

  “嘶,跟你好好说话呢,你的关注点怎么都在这?”

  程小羽笑着说:“而且都是白莲花。”

  “你还听不听我说?”

  “听听听,时总你说,我不打岔了。”

  时沉渊被她搞得没脾气,没好气地讲:反正他见过太多伪善的人,就算不伪善,也为了维持大家闺秀,名媛千金的形象,表现得像个假人。

  而像程小羽这样真实的,他倒是第一次遇到。

  至少他还没遇见过在他面前拿着石头砸鱼的姑娘,生猛是生猛了点,但他更喜欢这样不做作的。

  既然想捉鱼来吃,那捉了鱼把鱼打晕就是了,他不会上升到人性层面。

  程小羽听完大为感动,眼含热泪,握住时沉渊的手,终于有人懂她了。

  是的是的,她不会伪装,可以说她贪吃,但真的不能说她不善良。

  程小羽扔掉大石头,扑进时沉渊的怀里,抱住了他的腰:“时总你真好……”

  时沉渊冷哼了一声,“怎么,现在又不说我强权了?”

  程小羽蹭了蹭时沉渊的胸口,摇摇头:“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就像我爸一样。”

  “……你这是什么比方。”

  程小羽嘿嘿一笑:“我是说,我命好啊,遇到了像老爸老妈一样疼我的人。”

  时沉渊无奈叹了口气,她这张嘴,有时候说出的话能把人气死,有时候又让人甜到心里。

  而且她的情绪转换得是真快,他刚才还想着要是小羽一直不高兴怎么哄她,现在看来,完全是他多虑了。

  正抱着她,却发现程小羽揪住了他连帽衫帽檐里的绳子,正在往外扯。

  “干嘛呢?”

  “时总,咱们可以用这个把鱼串起来,这样方便拎着。”

  时沉渊:“……”

  他还停留在上一个话题里,程小羽已经在想该怎么把鱼拎回去烧菜了。

  注意力这么容易被转移,时沉渊算是明白她为什么念书的时候成绩不好了。

  才不是她说的什么练舞蹈耽误了课业,是因为无法专注!

  之后时沉渊把自己帽子里的绳子抽出来,帮她把鱼串上,拎到水边冲洗了下,和程小羽一起返回了别墅,准备交给后厨,做一道西湖醋鱼当做晚饭。

  两人把鱼送到后厨,便没有再返回葡萄园。

  时沉渊给父亲打了一通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

  本以为他和小羽擅自退出比赛,会被父亲骂一顿,结果父亲对他说,这点小事儿不用汇报了,小羽想在哪儿玩,就带小羽去玩好了。

  时沉渊又问,那没收完的葡萄怎么办。

  父亲又把他说了一顿,人家小羽来一趟不容易,难不成还真要把人家当成苦力吗,不过就是参与参与,图个乐呵。

  父亲还说,不要事事都一板一眼的,放松点,不然小羽该嫌弃他无趣了。

  时沉渊心说,我已经被嫌弃了。

  可是话说回来,自己为什么不敢放松,事事谨慎,还不是因为父亲潇洒地当了甩手掌柜,把集团一大堆事务直接交给时沉渊经营。

  当爸的潇洒不羁,当儿子的就只好挑起了重担。

  时沉渊暗叹了口气,被爹坑了,他有什么办法,无可奈何。

  时沉渊和程小羽退出比赛后,回套房洗了个澡,洗完澡后,程小羽打算去后厨看厨师长怎么烹饪西湖醋鱼。

  但时沉渊把门一锁,直接把程小羽扛进了卧室。

  程小羽大惊:“时总,你咋这大白天,说那什么就那什么。”

  时沉渊冷呵呵一笑:“刚才冲我发脾气的时候,就想教训你了。”

  程小羽连声求饶:“时总我错了,真错了。”

  但为时已晚,她就像那只被时总捉住了的鱼,很快就被他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p papkvdhvb6yho91axfw/woesoum6rqlm45swepokrauujxs z45cfpqmlg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onclick="hui"